当前位置: » 内容

专题专栏

当前煤矿安全监察执法存在常见问题与解决办法 机关第一党支部 王山海

作者:mingjie 来源: 发布日期:2021/6/18 15:20:37 浏览次数:次 分享到:

 我省煤矿数量虽然逐年下降,但产量不断攀升,新的安全风险也不断出现,向煤矿监察工作提出新挑战。为适应新形势,迎接新挑战,我们按照国家矿山局要求,在监察矿次与工作日不减的情况下,不仅要认真完成年初制定并批复的监察计划,还要做好临时性、不可预见性的监察,而这些临时性的监察需要随时录入我们的月度计划,这就意味着我们监察任务远越来越重。既然我们担起了煤矿安全监察重任,为更好履行好煤矿国家监察职责,提高我们的监察效能,我就当前煤矿安全监察执法存在的常见问题与采取措施分享与大家。

 一、监察执法存在的问题

 通过两年多全体监察员全面使用监察执法系统以来,执法文书的制作和使用水平得到了提高,部分监察执法信息也做到了公开公示,其他方面工作也得到进一步开展。但是通过监察统计分析,发现监察执法中仍然存在一些问题,我个人认为存在的常见问题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监察方式选择错误。这方面主要表现为:不选择监察方式,或不按制定的计划监察选择监察方式,或不认真核对每次监察时的监察方式,常常选择了默认,也就是选择了“全系统各环节监察”的监察方式,监察方式十几种,如果不认真选择,会导致文书归档统计错误,造成许多返工事项,欲想纠正需要与国家局沟通退回重新制作文书才能归档。

 二是执法文书审核不严。这方面问题主要表现:不对监察方案、现场检查笔录、现场处理决定、案件呈报书、调查取证笔录、行政处罚告知书、行政处罚决定书等文书规范性描述的审核;也不对制作检查方案时的监察方式、检查地点、企业信息等审核;不对系统自行生成的信息与实际进行核对;监察内容不按矿井实际灾害而选择;执法人员除了制作文书的人员制作外,带队负责人不认真或不安排监察人员交互核对。

 三是部分文书不使用或使用不准确。比如《移送案件呈报书》《移送书》等文书很少使用,今年以来未在归档文书中看到此类文书,据我们所知,移送等工作曾开展过;另外《加强和改善安全管理意见书》《加强和改善安全监管建议书》仍然存在个别执法人员使用非制式文书,用函文件代替。

 四是执法文书归档不及时。这里易犯的错误就是文书制作完成后,案件承办人、带队负责人对已经办理过的案件遗忘或不闻不问,其实许多案件可以结案,但因各种理由迟迟不办理结案,不及时制作结案报告和案件归档,一些文书半年甚至一年还未归档。

 五是监察计划未按要求完成。考核监察计划完成情况不仅仅是要考核完成矿次和工作日,还要考核按照不同的监察的方式,这些都是规定动作。但是大部分人只是关注了矿次,没有更多关注监察方式和工作日。自去年疫情以来,省局也开展过包括节假日在内的许多形式的监察,比如夜查、远程监察、明察暗访等等,大家都很辛苦,总的矿次虽然完成,但是有些监察没有按规定下达文书,严格来讲都没有完成监察计划,特别是今年也没有达到月份进度的要求。

 六是对执法考核偏离监察执法宗旨。我们执法的目的是督促煤矿企业消除隐患,确保安全。而一些监察员过于追求重大隐患的条数和罚款数量,追求隐患的立案率,而忽略了一般隐患数量和现场采取的处理措施、非罚款的行政处罚,忽略了第一次发现的一般隐患不改正在下一次检查仍存在的加重处罚的原则,偏离了煤矿监察执法的根本宗旨。

 七是监察执法信息公开不及时。这里主要是监察中涉及到的行政处罚信息的公开,行政处罚案件信息应主动公开,这是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还有益于促进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提高我们执法的执法水平。但是许多行政处罚信息不能按照要求及时公开,造成公开不及时主要原因是同类违法行在适用具体法律条文时没有遵循相应原则,违反了优先适用法律效力高的规定,造成一种违法行为几种不同的结果的处罚,担心公开后带来影响。

 八是监察执法综合手段利用少、曝光力度不足,推动企业倒查追责问责力度不够。据统计截止5月22日,约谈煤矿企业18次,约谈煤矿企业管理人员46人次,约谈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0次,约谈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人员0人次,纳入联合惩戒对象煤矿0家,纳入“黑名单”管理煤矿1家,曝光2起。通过执法推动煤矿企业内部开展责任追究,党政纪处理4人次,调整“五职矿长”6人次,解聘2人次,罚款244人次186.565万元。从这些统计数据和当前安全管理实际效果来分析,可以充分说明这一问题。

 二、解决的措施

 一是加强法律法规的学习。《煤矿安全监察条例》第二十条规定:煤矿安全监察机构对煤矿执行煤炭法、矿山安全法和其他有关煤矿安全的法律、法规以及国家安全标准、行业安全标准、煤矿安全规程和行业技术规范的情况实施监察。因此全面掌握煤矿安全方面的法律法规知识是监察执法的前提。学习的方式方法很多,可以集中学,也可以边用边学。而对于我们监察员来讲主要还是靠我们自学,在实践过程中遇到不清晰的,可以现场查标准查条文查规定,如果还是没有理解到位的可以组织监察组成员集体讨论,也可向国家局相关有解释权的人员咨询,也可向相关专家以及法律顾问咨询,一定要搞清楚,运用法律法规条款绝不能含糊,概念不清。

 二是严格计划监察。制定安全生产年度监督检查计划,并按照年度监督检查计划进行监督检查是《安全生产法》对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赋予的法定职责。依据我省分类实施细则分类结果,并按照保证各类煤矿监察频次不低于“4211”的最低要求,今年全局全年监察执法总矿次为1048次(省局167矿次,分局881矿次),其中,A类煤矿158处、206矿次,B类煤矿73处、219矿次,C类煤矿37处、185矿次,D类煤矿102处、408矿次;煤层气企业4家、4矿次,煤矿上级公司26家、26矿次。计划通过“事故风险分析平台”开展“互联网+监管”等远程非现场监察60矿次(省局12矿次、分局48矿次);计划每季度在所属榆林、铜川、咸阳3个分局各开展1次远程监察,并制作执法文书,共计12矿次;所属榆林、铜川、咸阳分局每季度各开展1次,每次4个矿次,每分局16矿次;计划每季度开展1次暗查暗访活动,每次自各监察分局各抽查1矿次,共开展16矿次;各监察分局每季度至少开展1次暗查暗访,共开展71矿次。这些都是国家局批复的矿次,也是必须完成的规定动作,必须按照批复的计划完成。另外临时增加的监察我们也应完成。无论是巡查抽查,还是明察暗访,只要是执法,一定要养成“下矿执法必下文书”的习惯。

 三是规范我们的执法。执法文书的制作,使下达的文书中选择的法规规章标准中的违法行为与处置对应,监察方式与计划监察相对应是我们关注的重点。在监察处置时没有认真思考选用的原则,所选用的法律法规处置效果要能够引起煤矿企业的高度重视,促使煤矿企业及时有效消除隐患;坚持全部使用电子监察执法系统,选取国有库中规范性的隐患描述和文书制作,轻易不要使用自由库,因人工添加隐患而扩大了自己选择执法的空间。开始进入执法系统时,不仅认真仔细按照程序和步骤以及提醒选择计划中的矿井、填写计划检查时间、选择监察或事故、归档单位、重大安全风险研判等,还要认真做好编制检查方案、选择相应监察方式以及确认煤矿基本信息是否正确等工作,为下一步现场检查笔录以及后续文书打好基础。监察方式选择应依据每次的监察方式正确认真选择,带队负责人应按照《陕西煤矿安全监察局煤矿安全监察红线清单》中规定“严禁行政执法中滥用自由裁量权,坚持集体讨论形成隐患问题清单及处理处罚意见”并对文书进行认真核对和交互检查,确保文书质量。

 四是践行我们的初心和使命。作为煤监人,不忘初心,就是认真履行国家安全监察的神圣使命,全力防范遏制煤矿重特大事故,保护广大煤矿职工的生命安全。而“查处一个隐患就可能杜绝一次事故,杜绝一次事故就维护了几个家庭的安宁。”这应该是全体监察员永远不能忘记的一句话。因此只要是隐患就得依法处置,不能因一些隐患难处理、或者没有立案和处罚,就舍而不写,如果那样就与我们的初心相背离。《煤矿安全监察行政处罚办法》第六条至第二十二条,对煤矿的一些违法行为处罚都有规定,我们必须执行。另外对煤矿企业的处罚应依法行使,我们处罚企业的目的就是规范企业依法依规开展生产经营,而不是让企业停产关闭,只要煤矿企业诚恳接受处罚并依法依规生产经营,我们都应爱护,因为这些企业不仅会给一些人员带来就业机会,改善他们的生活,也会给社会带来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不能因为煤矿有风险,不去督促和帮助企业去整改。

 五是坚持监察执法信息公开。推行行政处罚信息公开是依法治国的需要。为深入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罚等信用信息自作出行政决定之日起7个工作日内上网公开”的要求,我们要全面推行政执法公示制度,各监察分局(处室)的行政处罚信息要在行政处罚决定下达3个工作日内在煤矿安全监察执法系统归档执法文书,填报行政处罚信息表报监察一处,由政策法规处根据我局《全面推行行政执法公示制度执法全过程记录制度重大执法决定法制审核制度实施方案(试行)》(陕煤安政法发〔2019〕173号)要求,在行政处罚决定下达7个工作日内在省局官方网站予以公示。

 六是确保执法文书及时归档。文书归档有利于日后他人的查询和使用,是正确科学分析的基础,国家局统计通报的数据也是以执法系统中的数据为基础,因此认真做好文书是监察工作的基础。通过监察统计分析,可以根据辖区煤矿瓦斯、水、火、冲击地压、煤与瓦斯突出、顶板管理等灾害程度及煤矿企业生产实际状况,进行综合分析研判,明确风险管控重点,精准制定监察计划,开展精准执法。也可通过统计分析发现监察执法存在的问题和不足,进而制定下一步主要工作措施,给领导决策提供依据。

 七是进一步加大执法力度,充分利用综合手段,对发现的隐患问题和违法违规行为追根溯源,由事见人开展责任倒查,该曝光的曝光,该约谈的约谈,该纳入“黑名单”管理的纳入“黑名单”管理,依法对责任人员实施行政处罚和问责追责,通过执法倒逼企业主体责任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