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内容

专题专栏

不重视小人物,后果很严重 ——读《我叫刘跃进》有感 榆林监察分局 王忠森

作者:mingjie 来源: 发布日期:2021/1/11 17:46:26 浏览次数:次 分享到:

 《我叫刘跃进》是刘震云写的一篇长篇小说,他用戏虐的手法反映了一系列现实中的社会问题,即用非正常手段产生贫富差距后,引发的婚姻、就业、政治等问题。

 小说用一个U盘和一张欠条,引发了一系列的丢包和找包的故事,故事中有羊和狼共舞、猎手和猎物较量以及猎手的迷茫、腐败官员的狠毒甚至体系的保护,串连起了世俗众生相,如一幅现代风情画展现在我们面前。

 刘跃进,进城农民工,工地厨师,住四面漏风的小屋,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人物,是个草的不能再草的草根;曹哥,曹无伤,小偷头目,黑社会老大,因有文化,调解多次小偷群体之间的地盘火并事件,被各路小贼佩服,成了贼的头目,从曹无伤成了“曹哥”;严格,地产商,在知道小干部是重要经济部门的一员之后,用钱买了期权,从此一路发达,成了有名的地产商;老蔺,部级领导秘书,后来成了部级领导的办公室主任,在给领导办事时顺便帮自己办事,甚至先于领导“试”严格给领导准备的“异域风味”;贾主任,本书中最大的BOSS,出场不多,第一次出场时只是国家机关一位处长,无权无钱,仕途无望,甚至自己母亲生病住院还需要借钱,但由于在中国经济的心脏部门,被当时拿工资的严格“仗义”相帮,随着职务升迁,又“帮”严格赚钱,成了部级领导后,出场时都是由老蔺代表,最后在出访回国后,在机场被捕。

 刘跃进因为自己的老婆跟卖假酒的人搞在一起,离婚时给自己打了一张借条,要自己在6年不告他才给他钱,欠条放在离婚证里,离婚证放在包里,自己的包因为自己“装大款”被异地休假的小偷偷了,小偷偷来后又被另一伙人以“仙人跳”的方式抢了,刘跃进不得不托自己的黑社会朋友去到分管小偷的另一个黑社会头目曹哥那里去找。

 小偷找到了,并欠了曹哥的钱,曹哥要小偷将功赎过:去贝多芬别墅偷东西。小偷在去多芬别墅的时候被刘跃进跟踪,刘跃进只想问小偷要回属于自己的借条。然而小偷被发现,情急之下顺手拿了女主人的包逃跑了,刘跃进去追小偷,小偷扔了包逃走,刘跃进拣了包,也拣了大麻烦,因为包里有严格贿赂贾主任及老蔺的证据!而这些证据,还是严格老婆授意严格公司副总偷拍偷录后存在包里的u盘中,这个副总还是严格相当信任的得力助手,却如后来的严格一样,死于 “一场偶然的车祸”。刘跃进捡的包,被他的儿子偷去了……自此,本书中所有的人都为了这个存有证据的u盘而对刘跃进展开追踪。

 刘跃进、曹无伤、严格等人为了钱,老蔺,贾主任为了权和钱,严格老婆、公司副总等人为了欲和钱,人人工于心计,人人有自己的小心思,相互利用,相互提防,甚至同床的夫妻,同室的父子……螳螂捕蝉,个个都像暗处的黄雀。

 故事并不复杂,但是却隐含多种重大的现实社会问题,比如房产开发商和政府官员之间的因为利益而结盟或分裂的种种黑暗交易问题,民工和工头的欠款问题,开发商拖欠工头工程款问题,婚姻中的金钱取代感情问题,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私家侦探侦察等等一系列由于社会物质发展,而导致的各项社会矛盾,都不露痕迹的隐藏在刘跃进找包和别人找他的故事情节下。

 本书的人物链为权力人物——开发商——工头——刘跃进。权力人物本想让开发商赚大钱,没想到遇到政策变化,导致开发商钱没了,从而拖欠了工头的工程款,工头又欠了刘跃进的工钱。刘跃进,一个权力链条上最小的小人物瞬间竟能掌控他人生死。其中穿插工头,小偷,“黑帮”,警察,美发店老板娘,刘跃进儿子和女友,他们粉墨登场,尽领风骚。

 刘跃进,作为一个小人物,却偶然的导致了严格遇到“一场偶然的车祸”致死、曹无伤等一帮人被捕、老蔺和贾主任被捕,我想,刘跃进这个小人物只能说是“加速剂”,在权力人物不愿掉进无底洞,权钱交易构筑的大厦轰然崩塌之后,这是参与各方的必然归路。

 每个人头上都有一轮自尊的太阳,刘跃进之所以为了欠条这么拼,不过是想给自己的儿子一个未来,或者说,是给自己一个未来。小人物也是人,他们的地位虽然微小,但同样也应该受到尊重,刘跃进如此,那个在邮局前卖唱的老人也是如此,如果当时刘跃进不去充大款,不“教育他”,就不会被“异地休假”的小偷看不惯,就不会被偷包。不尊重小人物,有时后果很严重,因为有可能给自己带来厄运就是他们所产生的蝴蝶效应,这其后果就是不尊重小人物的代价。

 严格、老蔺、贾主任之流,总是以地位凌驾于他人之上,占有更多的资源,举止中也有不乏叱咤风云的味道,但我认为,在这背后都有一种隐藏的自卑感存在,他们动辄批评别人,不听或听不进别人意见,以彰显自己的高大形象与社会地位,但殊不知人格魅力才是一个人值得让别人尊重的实力,它是指一个人在性格、气质、能力、道德品质等方面具有的很能吸引人的力量。在今天的社会里一个人能够受到别人的欢迎、容纳,那么他实际上是因为具备一定的人格魅力,而不是以权势来压倒一切,因权力总有一天会消失,财富也总有一天会耗尽。

 骄傲和自卑原本就是双生兄弟,自卑感并非就显得克制、温顺,它有千百种表现形式,可以是不屑,可以是奋而努力,也可以是勃然大怒。

 以勃然大怒来彰显自己的能力的人其实是自卑的人,以为别人能力都不如自己的人其实是最没有能力的人,但凡用人,如果只看到别人短处,那么将无人可用,因为人无完人;会看人之长的人,才是真正有能力的人,因为他可以调动起别人工作的积极性,而不是只发挥自己能力来“单打独斗”,当然,这很难。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有自己的生活目标,我们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为了这个目标,应该坦荡做人,踏实做事,不懈努力,无愧于心。但有些如曹哥之流,却为了自己的“目标”而不择手段,表面对你很客气,而且很讲义气,其实,在背后,会摆出另外一个嘴脸,诋毁你,说尽坏话。这种人就是一种典型的两面人,当面君子,背后小人,每个人遇到这种人,都是一个极大的悲哀,也是一种最大的不幸。我想,终究会成为“曹哥”之流是自己极大的悲哀和最大的不幸,而这些悲哀和不幸,杀伤力虽然不大,但对自己的侮辱性还是极强的。但到了那个时候,“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般的悔恨又有什么意义呢?因为,日久见人心,别人心如此,自己的内心也如是。